欢迎更多朋友与我们海王星娱乐合作,游戏多,玩法多,优惠多,大奖多,提款方式多,出入款安全快捷,客服时时在线,随时解答您在游戏中的问题,加入海王星娱乐官网是您线上游戏的最佳选择。

当前位置:海王星娱乐 > 海王星娱乐开户 >

抖音海外版「一点也不酷」;Facebook 需要重新审

作者:海王星娱乐--时间:2018-12-06 11:25

  原标题:抖音海外版「一点也不酷」;Facebook 需要重新审视 VR 和社交的关系 Techboard#26

  近几年来,VR 聊的少了,AR 聊的多了,虚拟现实遇到了一些现实问题,作为领头羊的 Facebook 可能也要把它带跑偏;抖音出海一年多,在亚洲成绩显著,但一到大西洋,海外版抖音 TikTok 可能要搁浅了;硅谷在孕育无数科技公司的同时,也默许了「创始人友好型」的企业运作新规则,从优步到特斯拉甚至到京东,创始人们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

  这里是 TechBoard 第二十六期。 TechBoard 是一个全球视野下,甄选每周重要科技评论的栏目。我们将以摘要的形式引入值得阅读的科技评论文章,并鼓励读者去阅读原文。

  Oculus 四年前给业界砸下一大片水花,被 Facebook 高价收购后,近乎沉底了。这几年来,虚拟现实(VR)聊的越来越少了,增强现实(AR)聊的越来越多了。但这并不意味着 VR 还没有兴起就先衰败了,虚拟现实只是遇到了一些现实问题。

  正如近两年来苹果从硬件到软件上对 AR 的大力推广,VR 的复兴,也是在靠 Facebook 这个巨头的扶持。著名科技评论家 Ben Thompson 上周就撰文聊了聊 VR 和 Facebook 的现状以及它们遇到的问题。

  如今 VR 产品带给我们的更多是「老生常谈」的平淡,而非当初「眼前一亮」的惊艳。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 VR 技术的实现。Oculus 憋了几年,终于在今年 5 月 1 日的 F8 大会上,推出了 Oculus Go,一款定价 199 美元,完全独立且便携的头戴式 VR 设备。

  不同于苹果目前基于 iPhone 和 iPad 等 iOS 设备的 AR 体验,Oculus 和 Facebook 推出的是一款独立设备,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它们看来,VR 应该成为终端设备,是用户主动做出的选择,就像你去电影院看电影,在 PS4 上打游戏一样,你将在 Oculus 上「VR」。Ben Thompson 认为,在现代社会,人们想着是如何利用设备来延伸自己的生活,而非取代自己的生活。就像 PS4 VR 是在 PS4 基础上增进游戏体验感,而不是替换掉游戏。所以 Ben 认为,VR 本质上是对现实生活的短暂逃离,它和其他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科技产品不同,VR 产品的市场因为这一本质属性而从根本上受到了限制。

  这个思路也可以放在对 Facebook 以及所有的社交网络的审视上,我们不会在日历上划出一块时间定为「Facebook/刷朋友圈时间」,然而大多数人,每天都会做这些行为。起初,社交网络钻进了我们生活中的空隙,继而它把空隙填满,再后来,它开始压榨其他时间。但 Oculus 似乎不是这样,它是想刻意的让你划出「Oculus 时间」。

  就 2014 年 Facebook 收购 Oculus 时,马克·扎克伯格曾重申了 Facebook 的理念:让世界更开放和互联。Facebook 并不只想把 Oculus 和它的 VR 技术仅仅用在带来新的游戏体验上,游戏只是一个开始,就像计算机在诞生之初只为「计算」。Facebook 曾表示在游戏之后,将把 Oculus 打造为全新的交流平台,他们相信,有一天这种身临其境的「现实感」将成为数十亿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的表态,即是 Oculus 这套硬件,终将为 Facebook 这个软件和背后的整个平台而服务。这就是 Facebook 和 Oculus 面临的窘境。Facebook 的影响力非常大,但它们也想跳出自身平台的局限性,它是目前几大科技巨头中最脆弱的一个,它趁着 PC 之风诞生,在苹果带来的移动时代跃变,但也正如上文所提到的,社交网络不等于社交本身,它不完全是人的刚需,在微信诞生前,人们靠短信也可以很好的交流。因此 2014 年,Facebook 收购 Oculus 也带着「独赌未来」的冲动。2016 年扎克伯格在 Oculus 开发者大会上的演讲时曾提到,无论是硬件、软件、公司、开发者、生态系统,他都认为可以用工程思维把它们打造得更好。但问题是,小扎太过理想化了。Facebook 曾演示的 VR 社交体验,还不如《生化危机 7》的 VR 游戏体验更吸引人。所以这并不是虚拟现实的问题。

  虚拟现实本身很有吸引力,就像我们对高清、立体声、沉浸式体验的追求一样,虚拟现实带来的完全沉浸式体验依旧吸引着我们。但问题就是,虚拟现实要摆正自己的地位,它不应该去取代我们现实生活,它应该像手机、游戏机、电影院……成为日常生活的点缀或工具而非中心。Facebook 也不应该把虚拟现实和 Oculus 的方向发展为一种服务,回顾智能手机从诞生到如今近十年的历史,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在技术成熟前,应该去推动整个硬件市场并进发展,而非直接考虑向所有消费者提供服务。在 Apple Watch 1 代推出时,苹果也不知道这块称之为可穿戴设备的智能手表,到底能做些什么其他手表做不到的事。

  虚拟现实的潜力像一片汪洋大海待人勘探,而其中最有能力的勘探队,却偏偏要选择原地向下挖井。

  抖音出海一年多,成绩显著,Google Play 下载量超过 1000 万,在 App Store 排名甚至经常超过 YouTube 以及 Instagram。在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家 app 排行榜均居前十位。但一到大西洋,海外版的 TikTok 可能要搁浅了。

  开篇 The Outline 就提到了 TikTok「污水般」的推广,从 YouTube 到 Instagram 上随处可见 10 秒长度的小广告,当然这 10 秒钟的短视频也出自 TikTok,但它们甚至都称不上是国内熟悉的「抖音风」。广告里,只有简单的加速、变声,充其量加上个滤镜,内容也让人摸不到头脑,莫名其妙的二人对词和还没展开就结束的「剧情」把观众的十秒钟变成了「垃圾时间」。这也就是这篇文章和 PewDiePie 诟病 TikTok 的弊病所在:令人无语的内容。

  TikTok 在北美已经近乎成了「一点也不酷」的群嘲形象,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过于千篇一律的内容。

  TikTok 中有各种话题活动,比如把自己「一遍又一遍」扔到床上的 #pillowchallenge,它的长度、歌曲片段、元素甚至是滤镜选择都是固定的,作为「路人用户」,看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把自己扔到床上就是很无聊。TikTok 用户生产的内容中很大比例都是这样的「套路」内容,用浮夸的表演演绎着 10 秒钟的尴尬台本,就连歌曲的选择也十分「老土」,PewDiePie 也在他的视频中展现了 TikTok 中的「热门劲曲」《Good Girls,Bad Guys》的话题片段,就是成千上万个男性跟着几句歌词从「傻男孩」摇身一变为「坏男人」。

  The Outline 认为,TikTok 的出现并没有填补短视频应用 Vine 的没落带来的空缺,TikTok 还不如 Vine,它在以一种病毒式营销的方法传播这种无聊又空洞的文化。不管是 #GoodGirlsBadGuys 还是与 Siri 的尬聊话题 #whichgirlfriend(「打给我的女朋友」Siri 回答的「哪一个」)……与 Vine 对此起来,TikTok 既没有原创性,喜剧感也不足。要知道,假笑男孩 Gavin Thomas 和现在臭名昭著的 Logan/Jake Paul 兄弟俩都是在 Vine 的平台上火起来的,许多传遍互联网的 meme 也都诞生自 Vine。

  TikTok 在北美面临的窘境或许正是,它限制住了用户的创造力,过于强调病毒式话题而非爆款网红,Instagram、YouTube、Twitter 甚至 Snapchat 都能创造出比 TikTok 有趣得多且传播更广的短视频,在这样激烈的外部竞争下,就连短视频鼻祖 Vine 都不得不面对明星主播纷纷出走的惨状,愔愔退场。TikTok 在其中,就像过去电视台插播的《尴尬家庭录像带》,姿态谈不上高雅,还一看就是摆拍的那种。

  京东创始人兼 CEO 刘强东在美被捕时,京东的董事会做了什么?几乎什么也没做,因为根据该公司的章程规定,在创始人不在场的情况下,董事会不能召开正式会议。这不只是「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公司文化」的产物。近日,Reddit 前 CEO Ellen Pao 在《连线》上发文表示,互联网公司把握着的绝对权力的创始人们正在一步一步地破坏他们对外宣扬的「民主、扁平」的互联网公司企业文化。

  传统意义上,企业的董事会将监督公司的领导并提供建议,他们代表的是全体股东而非公司领导者的利益,但自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创始人掌握着董事会都难以制衡的大权。这种变化的原因是,在千禧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前,投资人与创始人之间近乎成了「供不应求」的关系,创始人们开始要求对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有越来越多的控制权,而对互联网和新技术没有这些技术宅「懂行」的投资者们,也只好一步步妥协,以完成投资入股。这已经不是传统企业中「占股比决定控制权」的规则了,比如马克·扎克伯格拥有约四分之一的 Facebook 股票,但他实际控制着约 60% 的股东投票,这意味着最终能拍板的还是扎克伯格。硅谷在孕育无数科技公司的同时,也默许了「创始人友好型」(founder friendly)的企业运作新规则。

  现在,在这些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的内部,「股股平等」的规则早已不再。比如 2017 年 Snap 上市时,公司就出售了一套没有投票权的股票,Dropbox 也干过类似的事。据《华尔街日报》近期的报道,2017 年成功上市的科技创业公司中,72% 的创始人都拥有「超级投票权」(supervoting shares)。公司内部也不是对此毫无异义,但对「创始人友好」的规则还会存在相当长的时间。Slack 表示会在 7 年后取消超级投票权,Airbnb 定的则是 20 年,除此以外大多数公司的董事会,还是在致力于把车库和大学里走出来的科技新贵们,培养成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者。

  因此为什么优步的丑闻曝光了一年多后,董事会才把兼任 CEO 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赶出公司,或许并不是董事会不想,而是不能。另一方面,每一个成功上市的初创公司内部,也并不全是掌握重权的科技新贵与被迫妥协的董事会之间的对峙。投资者们也秉持着对创始人的信任,他们认为改变投票规则可能就限制了 CEO 的愿景,毕竟如今榜上在名的科技巨头们,哪家没有个响当当的创始人呢?不过,自负的 CEO 对企业来说是一颗定时炸弹,不加以管制、缺乏问责制、一味支持都会让企业成为不良行为的温床和遮羞布。

  Ellen Pao 悲观地认为,要想让投资人们转变想法甚至改变这套「创始人友好」的机制是非常困难的,就像让互联网公司主动去保护用户数据和隐私一样,如今,每一条丑闻、每一次抗议都来自于个体员工而非董事会,要想真正改变,或许更应该从政策上入手,像 GDPR 一样直接从政策上保障从员工到董事会应有的权利。

  和上世纪 90 年代很像,如今的华尔街或许仍然不理解硅谷,但他们需要硅谷,硅谷也需要他们。

  去年著名互联网社区 Reddit 上开始流传的「名人色情片」,让不少网民痛知真相的同时,也让人们注意到了一项新技术:DeepFakes「换脸术」。

  DeepFakes 最早在 2017 年的图形学及互交技术特殊爱好者盛会(SIGGRAPH)上亮相,它不同于传统的影视领域的换脸技术,不需要 CGI 专家和视频编辑耗时耗力地做特效,它由 AI 驱动,任何人只要有一个强大的 GPU 和充足的训练数据,就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视频换脸术。这项技术在引爆社交媒体的同时,也引发了社会争论,因为它让人们注意到了那些源于伪造的「名人色情片」和「复仇视频」。这篇文章,即是从社会层面,表达了对这项技术在未来应用上的担忧。

  DeepFakes 一开始被玩坏,是 Reddit 用户把《神奇女侠》主角 Cal Gadot 和女星换了换脸,在 DeepFakes 火了之后,网友们开始纷纷参与其中,好莱坞被玩腻了,就转战「白宫」。奥巴马、特朗普、金正恩、默多克……这些影响世界局势的政客们和好莱坞明星一样,「素材量」丰富,他们的脸轻而易举的就被移植到了各个假视频上,比如「特朗普鼓吹对朝使用核武器」。

  美国政府已经在试图寻找技术解决方案来应对 Deepfakes 和它可能造成的威胁。今年 4 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媒体取证部就向非营利研究组织开了三份订单,以寻求可以自动检测数字视频「真伪」的方法。

  目前给出的检测办法是,看视频中的人物能不能「自然地眨眼」,但研发出相应算法的研究人员自己也表示,只要再给 DeepFakes 输入足量的眨眼图像,它就可以训练到绕过这种检测的程度。这就像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只要有人想到如何用技术手段检测 DeepFakes,DeepFakes 就可以通过大量训练来再一次骗过技术。

  假新闻和恶意使用人工智能都不新鲜了,但两者的结合加上大众对媒体普遍不信任感,只会更加削弱我们的现实感。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放弃用技术手段应对 DeepFakes,视觉「造假」可能只是未来技术带来的复杂问题中的一个。我们需要意识到的是,面对这些复杂问题,技术的解决方案具有局限性,技术之于媒体的影响力可能会越来越大,比起信任技术,我们不如培养起自己的媒介素质,在眼见未必为实的时代,拥有何时怀疑和判别真假的能力,才是抵御 DeepFakes 最有力的武器。

上一篇:一条好的抖音短视频拍摄指南 — 新诚互动 下一篇:没有了